洛阳农业局主办
今天是:
农业文化 > 农村诗人

河南尹张全义:此人不过是田舍夫罢了

发布时间:2018-10-23  信息来源:信息中心  作者:  浏览: 次  

  前面咱们说到,在张全义的推动下,饱经战乱的洛阳地区农业生产得到极大恢复,“比户皆有蓄积,凶年不饥,遂成富庶焉”。宋末元初史学家马端临在《文献通考》里就此赞曰:“观其规划,虽五季之君号为有志于民者所不如也,贤哉!”

  前面咱们还说了,经李克用上表请求,张全义被朝廷任命为河南尹,李罕之被任命为河阳节度使。

  河阳,即今焦作孟州一带,跟洛阳是“邻居”。

  张全义在洛阳带领军民恢复农业生产,李罕之在河阳对此不屑一顾。

  1 此人不过是田舍夫罢了

  “初,河阳节度使李罕之与张全义刻臂为盟,相得欢甚。罕之勇而无谋,性复贪暴,意轻全义,闻其勤俭力穑,笑曰:‘此田舍一夫尔!’”

  《资治通鉴》里这句话的意思是,当初,李罕之和张全义刺破臂膀为盟,彼此相处得十分融洽。李罕之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,为人贪婪粗暴,心里十分轻视张全义,听说张全义领着洛阳百姓种庄稼,便嘲笑道:“此人不过是田舍夫罢了!”

  这话传到张全义的耳朵里,他一笑了之,继续做他的“田舍夫”。

  “田舍夫”种田养蚕,有饭吃,有衣穿,军中无忧,嘲笑他的人却缺衣少食,李罕之军中所需经常告急。

  捉襟见肘之际,李罕之打起了河南府的主意。

  “罕之屡求谷帛,全义皆与之;而罕之征求无厌,河南不能给,小不如所欲,辄械河南注吏至河阳杖之。”

  李罕之屡次向河南府索要粮食和衣物,要一次张全义给一次。李罕之贪得无厌,没完没了地索要,到后来,河南府供应不上,稍稍不能满足,他就大发雷霆,派人将河南府的官员押到河阳,棍棒伺候。

  2 凶残的李罕之军队以人肉为食

  张全义的手下很生气,张全义却一脸平静地说:“李大人要的东西,怎么能不给呢?”说完,他“竭力奉之,状若畏之者”。

  张全义真的害怕李罕之吗?他才不怕呢!他只是暂时不想得罪这个莽夫,在等待时机。相对于性情粗暴、头脑简单的李罕之,心思缜密、忍辱负重的张全义才是真正的强者,是笑到最后的人。

  再说李罕之,一见张全义如此好欺负,更加骄横起来,行事越发嚣张、无所顾忌,胡作非为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《旧五代史》里记载:“时大乱之后,野无耕稼,罕之部下以俘剽为资,啖人作食。”

  他的军队不种庄稼不养蚕,四处抢掠搜刮钱财,把人杀了吃肉。

  公元888年春,李罕之出动全部人马攻打绛州(今山西新绛),绛州刺史王友遇不敌,投降。

  李罕之又攻打晋州,驻守晋州的护国节度使王重盈暗中联合张全义对付李罕之。

  张全义暗中调派河南各县屯守部队,在夜幕掩护下出发,趁李罕之防备空虚攻打河阳。黎明时分,张全义的部队攻入河阳三城,李罕之翻城墙逃跑,家人全部被俘。

  3 张全义以妻儿为人质,向朱温求救

  攻下河阳后,朝廷下旨,让张全义兼任河阳节度使。

  翻城墙逃跑的李罕之来到泽州(今山西晋城),向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求救。

  李克用任命将领康君立为南面招讨使,率李存孝等五名将领和七千骑兵,帮助李罕之攻打河阳。

  张全义据城固守,城中粮食告罄,就以妻儿为人质,向盘踞在汴州的梁王朱温求救。

  朱温派丁会、葛从周、牛存节带领几万人马驰援河阳,大败河东军。

  河东军败了,李罕之呢?《旧五代史》里记载,随败军退到太原后,李克用上表奏请朝廷任命李罕之为泽州刺史。李罕之留下儿子听命于李克用,自己回到了泽州。回到泽州的他贼性不改,整天带兵杀人放火,四处劫掠,以至于“自怀、孟、晋、绛数百里间,州无刺史,县无令长,田无麦禾,邑无烟火者,殆将十年”。

  河阳之围被解后,朱温上表朝廷,任命张全义为河南尹。

  张全义感谢朱温救自己于生死攸关之时,从此死心塌地归附于他。(洛阳晚报记者 陈旭照)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版权所有:洛阳市农业局 豫ICP备05012585号
注册送体验金68,最新注册送白菜网,注册送白菜网站大全免责声明工作人员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