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阳市农业农村局
今天是:
农业文化 > 农村诗人

打猪草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  信息来源:信息中心  作者:  浏览: 次  

    现在的孩子对“打猪草”这样的劳动恐怕很陌生了,在我的记忆里,它却像夏天的树叶一样稠密。那个年代,背起书包冲出家门之前,听到母亲呼唤的,就是放学别在路上玩,赶快回家去给猪挖些野菜,打些猪草。

    宽阔的黄河滩没有风走不到的地方,正在拔节的麦苗被风这么一摇晃,个头哧溜溜地往上猛窜。麦田间,坑洼处,斜坡上,到处都是猪爱吃的勾勾秧、白蒿等野菜。一年中属于猪的季节到来了。随着河水的暴涨,丰美的水草浮出水面,这些捎带着鱼米味道又脆又筋道的“海鲜”,也是猪的最爱。满满一大篮子野菜,把肩膀拽得生疼。人还没有到家,老远就听到院墙一角猪声沸腾。一进家门,就看到大猪小猪一字排开趴在猪圈的墙头上。如果手中的猪草没有及时扔到猪圈里,性子急躁的猪会发出“警告”,它一边用两眼死死地盯着你,一边用猪蹄使劲踢弹猪槽。那头皮毛白黑相间的年轻的公猪,干脆把猪槽掀翻,向主人示威。
    那个年代,生产队里分的粮食大都不够吃,经常会寻找一些野菜或者能够充饥的树叶当粮食。记得那年夏天,我和大姐从黄河滩挖回两大篮子勾勾秧野菜,刚要往猪圈里倒,被母亲拦住,结果可想而知,猪们只能眼巴巴地瞅着一大家子十几口主人,用勾勾秧野菜掺着玉米面蒸的窝窝头,蘸着香油盐水吃。猪们在旁边拼命地吼叫。大多时候猪们是没有吃饱肚子的,原因也很简单,和小伙伴一起下黄河滩地打猪草,玩,成了正经事儿,当天快要黑下来时,小伙伴们这才着急忙慌地从野地里扒拉几把杂蒿,并用乱树枝支篷在篮子里,几把杂蒿不可能满足猪的胃口。我知道猪们委屈。
    与猪争抢食物的年代早已经过去了,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,如今,猪圈已从大多数农家小院儿消失了,各种美味菜肴却丰富着农家的餐桌。猪年到来,猪披金戴银地走上了年画的封面,名曰“金猪送福”。见猪却不闻猪声,这多少还是会让人回想起那一大篮子勾勾秧野菜。(孙勇)
上一篇:故乡的奶奶
下一篇:豫西童谣
版权所有:洛阳市农业局 豫ICP备05012585号
注册送体验金68,最新注册送白菜网,注册送白菜网站大全免责声明工作人员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