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阳农业局主办
今天是:
农业文化 > 文化产业

永不落幕的乡村文化客厅

发布时间:2017-08-10  信息来源:农民日报  作者:  浏览: 次  

    近些年,在浙江的不少农村,传颂着这样一段顺口溜:多写一个字,少打一张牌;多一个球场,少一个赌场;多一场演出,少一场纠纷。每年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许多村的文化广场上,闪动着大妈们动感的舞步。而不远处,或许还会传来华尔兹舞曲声。

    可别小看了这些“业余选手”。如今每逢文艺演出,许多村都能自导自演,舞蹈、独唱、小品、戏剧、腰鼓……从过去政府花大精力“送文化”,到现在农民开始自主“秀文化”,这种变化的背后,除了文化种子的落地生根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浙江持之以恒地抓农村文化礼堂建设。

    自2013年启动这项工作以来,浙江省政府连续5年将其纳入“十件为民办实事”项目,相继投入4亿多元,累计建成了7095座文化礼堂。如今,这些礼堂不仅是“身有所栖”的文化场地,更是“心有所寄”的乡愁圣地,因此也成了浙江推进精神文化建设的坚实阵地。

    乡村文化新地标

    马文波是诸暨市暨阳街道马村的新任村支部书记,眼下,他的心头大事,莫过于文化礼堂的改造。这件事,村民们盼了都快有两年,眼下终于开工,家家户户热情高涨,马文波身上也卯足了劲儿。

    马村不小,有1600多人口,这些年,村里成立了锣鼓队、腰鼓队和唢呐队。妇女们喜欢跳排舞,还报名参加市里比赛。只不过,因为没有室内活动场所,只要是下雨天,或是酷暑寒冬,大伙儿就得借邻村的文化礼堂搞排练,自然很不方便。于是,建个属于自己的文化礼堂,成了集体愿望。

    造个新礼堂,一得有土地,二得有钞票。马村所看重的是废弃的粮站,既经济实惠,又有文脉延续。恰好碰到粮食局公开拍卖粮站,2015年10月,村里以不到50万元的价格成功拍得。

    怎么改造?马村决定文化礼堂的主题仍定为“粮食”。经过设计,一边是大礼堂、文化讲堂、图书阅览室、乡贤馆等;另一边则是小型粮食博物馆,专门介绍粮站和粮食生产历史以及展示各类实物。听闻此事,不少村民还主动把家里的风车、跳板等农具交到礼堂来。

    记者采访中发现,除了马村的这种改建模式,浙江还有新建、扩建等多种形式。总之,既不搞“一刀切”,也不搞“大跃进”,因地制宜,各显神通,确保成熟一个建一个,建一个成一个。不过,浙江也鼓励从集聚、综合上下功夫,化“独角戏”为“大合唱”,推动各种资源向文化礼堂集聚。

    安吉县上墅乡刘家塘村的文化礼堂建于2014年,投资450多万元,总共两层,有农家书屋、乡村文化陈列馆、书画室、大讲堂,还有个数字影院,能开会演出,还能摆放宴席。因此,这个“文化综合体”建成后,使用率一直很高。

    走遍浙江省的农村文化礼堂,你还会发现,在建筑风格上,各个颇具地方特色,有的白墙黛瓦,有的精工雕刻,有的融入了当地产业文化,将历史与现实照应其中。细致品味,它们都捎着家常味,带着泥土气,是名副其实的“乡村文化新地标”。

    永不落幕的“农村客厅”

    安吉县的梅溪镇,是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镇,当地市级以上非遗项目就有30多个。看到不少村庄建了文化礼堂后,这些年,梅溪想了不少法子,让礼堂“活”起来,非遗文化进礼堂“走亲”就很受大家欢迎。一台台汇集质朴风趣的大鼓书、欢快喜庆的梅溪旱船、明快抒情的花鼓戏……老百姓在家门口,就可欣赏非遗传承人的绝技绝活。

    除了“送文化”外,在梅溪镇,每座文化礼堂也有自己的“看家活动”。像由百年老宅改造而来的三山村文化礼堂,打出“银杏树下”老年公社品牌,开展了中式古典婚礼秀、“同吃长寿面”、老年戏曲消夏月等活动,成了190多位老人的幸福乐园;像长林垓村把文化礼堂作为景点,和古树群、竹事廊、观竹楼、露天汽车影院、音乐喷泉等打包组成精品观光带,引得游客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记者了解到,在安吉县,目前共有91座农村文化礼堂,为了提高利用率,去年县里推出了文化礼堂精品节目“四季巡演”活动。一年来,这样的巡演已有4场,总共涉及68个节目,全部是村民自编、自导、自演,参演群众达到1000多人次。现在,还有不少群众主动要求参加“巡演”。

    “建管用育”一体化,是浙江对文化礼堂设定的主要目标,为的就是形成长效机制,让礼堂成为永不谢幕的“村庄客厅”。对此,浙江一方面加强管理员队伍建设,通过政府购买公益服务岗位等方式,确保每座礼堂都有专人管理;另一方面,则引导鼓励高校学生、大学生村官、乡村教师等到礼堂开展各类志愿服务。正是这些队伍,为礼堂注入了鲜活的血液。

    以桐乡市为例,采取“菜单式”服务,变“单向配送”为“按需配送”,去年在各村的文化礼堂,各类演出、培训、活动超过了900多场次。而今年元旦、春节期间,各村举行的“我们的村晚”就有113场,“新春唱大戏”戏曲演出有96场。

    从文化礼堂到礼堂文化

    建设文化礼堂,光热闹还不够,浙江省认为,这里更要成为乡土文化和乡村记忆传承、延续的载体,形成属于这个村子、这些村民共有的独特集体记忆。在浙江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葛慧君看来,文化礼堂建设就是要提升农民在精神层面的获得感、幸福感,让农民“身有所栖、心有所寄”。

    位于桐乡市龙翔街道的杨园村,是明末清初著名理学家、农学家、教育家杨园先生张履祥的故乡。2013年,村里文化礼堂建成,以传承杨园先生耕读文化为主线,礼堂共有“务本堂”“正义堂”和“合议堂”三个特色场馆,用于陈设先生生平史料、著作以及农耕器具,展示本村乡贤能人、最美人物等典范,以及开展村民民主议事和道德评议活动。几年来,学龄儿童有“开蒙礼”,新兵出征有“壮行礼”,还有“颂国学、明礼仪”“杨园故里,走读乡贤”等活动,受到村民们的热烈追捧。

    在诸暨市江藻镇吴墅村的文化礼堂,则主打“孝文化”,以雁宿湖“孝子湖”的故事作为背景,贯穿古今,从小家之孝衍伸至社会大孝,文字加实物,再辅以多媒体技术,观众可全方位体验参观。而礼堂外围,还有孝行街、孝行广场、孝文化公园等,春风化雨,将孝文化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从文化礼堂到礼堂文化,浙江省将文明的种子种进了农民的心田里。而散落在乡间的礼堂,也从一座座“盆景”,变成了一片片“风景”,又通过发挥其在思想引导、道德教化、礼仪培养、文化熏陶等方面的作用,衍生出一种文化生态,使农村文化礼堂成为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阵地。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版权所有:洛阳市农业局 豫ICP备05012585号
注册送体验金68,最新注册送白菜网,注册送白菜网站大全免责声明工作人员联系我们